能源電力發展新走向

發布日期: 2018-11-22 信息來源: 劉福榮

    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能源工業快速發展,有力地支撐了經濟社會發展。但在這一過程中,一些矛盾和問題也逐漸積累,并于近年來開始暴露和凸顯。隨著能源電力需求的持續快速增長,國內煤、電、油、氣、運緊張局面反復出現,生態和環境保護形勢日趨嚴峻,應對氣候變化的壓力越來越大,需要加快調整能源結構。同時,以新能源和智能電網為標志的新一輪能源技術革命不斷孕育發展,能源電力發展形勢正發生深刻變化。因此,現階段提出的“電力為中心”,其內涵和意義已迥然不同。

  加快能源結構的戰略性調整,發電是一次能源實現清潔轉化利用的重要方向

  煤炭主要用于發電且比重逐步增大。保障我國能源供應,必須立足國情。從資源稟賦看,在未來相當長的時期內,煤炭都將是我國的基礎能源。從利用方式看,發電是煤炭利用的最主要方式,具有利用效率高、污染易集中治理的突出優點,不斷地提高煤炭用于發電的比例,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必然趨勢。2011年我國發電用煤占煤炭消費總量的比重約 53%,同期世界平均水平為 65%,美國等發達國家電煤比重達80%以上甚至超過90%。我國發電用煤占比明顯偏低,未來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。加快煤炭消費結構的調整,到2020年,我國發電用煤占煤炭消費比重預計將達到63%。

  燃氣發電是促進天然氣加快發展和高效利用的合理選擇。天然氣是相對清潔的化石能源,目前我國約 1/5的天然氣轉化為電力利用。未來,隨著天然氣勘探開發、頁巖氣等非常規天然氣的突破以及海外引進步伐的加快,天然氣供應能力大幅提高,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例將逐步提高。作為天然氣消費的重要組成部分,適度發展天然氣發電和分布式能源系統,有利于改善電源結構和能源結構。未來我國將優先發展天然氣發電替代受端燃煤發電項目,燃氣裝機比重將逐步提升,由2010年的約3%上升到2020年的6%和2030年的8%左右,發電用氣占天然氣供應比重也將上升至1/4左右。

  電力是非化石能源開發利用的最主要途徑。非化石能源除了少部分用于直接供熱、制氣、生產燃料外,主要通過發電實現其終端利用,主要發達國家非化石能源用于發電的比重均超過80%。今后10年,我國水電、核電、風電等非化石能源將迎來快速發展期,水電新增裝機規模或將達到1.2億—1.6億千瓦,核電新增裝機規模將達到 0.6億—0.7億千瓦,風電新增裝機規模將達到1.2億—1.6億千瓦。到2020年,非化石能源利用總量約 7.7億噸,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 15.0%,其中,轉化為電力的非化石能源占84%。電力在非化石能源開發利用中居于中心地位。

  綜合來看,隨著能源結構的清潔化調整步伐加快以及能源高效利用的要求,電力在能源轉換利用體系中將發揮愈來愈重要的作用。到2020年,我國發電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從目前的 40%提高到約50%。其中,新增一次能源供應的65%左右將用于發電。通過增量優化和存量調整,電力平衡在能源平衡中的地位明顯上升,我國能源利用總體水平會大幅度提高。

  合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,提高能源效率,提升電氣化水平是根本舉措

  隨著煤炭、天然氣轉化為電力比重進一步上升,水電、核電、風電等非化石能源的大規模開發利用,以及電能替代較快發展,我國電氣化水平將逐步提高。國內外的經驗證明,電氣化水平提升可以提高能源綜合利用效率,有利于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目標的實現。研究表明:電氣化水平與能源強度呈明顯的負相關關系。經統計,1995—2010年,我國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,單位GDP能耗下降3.9%;經測算,“十二五”期間,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,單位GDP能耗將下降3%左右。未來十年是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深入發展的關鍵時期,從國家層面統籌部署推動電氣化進程,對提高我國能源效率、緩解能源供應壓力意義非同小可。到2020年,電能占終端消費能源比重有望從目前的21%提高到27%左右,2030年進一步提高到 30%左右,將成為我國第一大終端消費能源。

  我國能源資源與消費中心逆向分布的特點決定大規模的煤、水、風、太陽能跨區配置格局,構建全國性骨干電網勢在必行

  輸煤輸電并舉是未來我國煤炭資源配置的戰略選擇。隨著國家五大綜合能源基地的建設,跨區輸電通道承載的能源輸送比重將逐步加大,將成為能源綜合運輸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按照“控制東部、穩定中部、發展西部”的煤炭開發總體布局,未來我國煤炭新增產量將主要分布在內蒙、山西、陜西、寧夏、新疆等地區,煤炭生產重心逐步西移、北移,生產消費不平衡的狀況將進一步加劇。我國東部地區土地資源稀缺、環保壓力大、電煤供應安全保障程度較低,已不再適宜繼續大規模新增煤電、大范圍運輸電煤。與輸煤相比,加快發展跨區輸電,經濟性好(跨區輸電到達受端電網的落地電價比受端煤電標桿上網電價低0.05元/千瓦時以上)、全環節能源利用效率高,有利于緩解電煤運輸壓力和東部地區環保壓力。未來我國煤電布局應逐步向西部北部資源富集地區傾斜,通過輸電實現煤炭資源的經濟高效配置,晉陜蒙寧新等省區的新增煤電裝機可以占全國的一半以上。重點是建設煤電一體化大型煤電基地、加快跨區特高壓輸電通道建設,構建新型能源綜合運輸體系。

 “集中為主分散為輔”應作為我國未來清潔能源的發展模式,客觀上需要構建全國性骨干電網,確保實現開發目標和資源高效配置。未來的資源及建設條件,決定了我國水電、風電及太陽能發電建設以集中為主、分散為輔的模式。我國待開發的水能資源主要分布在四川、云南、西藏等省區,占剩余技術可開發量的 80%以上。風電、太陽能資源主要在“三北”地區,這些地區煤炭資源也很富集,可以形成多能互補,集中開發占用資源少,經濟指標較好。清潔能源的集中開發,必須解決本地消納不足的難題,電網的跨區輸送配置是技術可行經濟合理的解決方案。

  2020年之前,全國新增水電裝機 1.5億千瓦,其中 80%集中在西南地區,2020年西南水電外送規模將達到 8000萬千瓦以上。到 2020年,“三北”地區 6個大型風電基地開發規模超過 1億千瓦,跨區輸送消納規模應在 70%以上。為解決風電出力不穩定問題,內蒙、新疆、甘肅風電基地可以和煤電基地協調開發、聯合輸送,主要采用“網對網”送電的方式,輸送到華中、華東和華南負荷中心。綜合分析表明,基于國家的政策激勵,經濟上有競爭力,運行靈活,安全性高。

  近年來,風電分散開發力度很大,電網企業為接納風電做出了不懈的努力。從歐洲的經驗看,風電的開發規模既取決于電源結構、調峰能力、跨區域跨國輸電強度和平衡調節等技術手段,又依賴財政補貼、價格差異、配額等激勵政策。從發展的視角看,現階段出現的問題終將會得到解決。

  未來相當長時期,我國能源開發布局和建設重點將逐步向山西、鄂爾多斯(600295,股吧)、蒙東、西南和新疆等大型能源基地轉移,而能源需求中心在中東部地區的狀況短期內不會發生根本改變。實現能源電力的科學發展,關鍵要按照國家“十二五”規劃綱要部署,以加快建設國家五大綜合能源基地為契機,加快發展特高壓輸電,構建全國性的骨干電網,為更大范圍能源資源優化配置提供基礎平臺,這既符合我國國情,又能適應能源清潔低碳發展的客觀需要,是未來我國能源與電力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來源:學習時報  作者:張運洲

相關鏈接
6场半全场12139期